联系方式
李小勇律师
江苏钟山明镜(宿迁)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15905245578
邮箱:2300549606@qq.com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洪泽湖西路1号国检大厦二楼203室(宿迁海关西侧)

中国最特殊的弱势群体:家财万贯但处处受欺

来源:未知  作者:未知  时间:

  中国最特殊的弱势群体:家财万贯但处处受欺

  提起商人,人们首先想到的是家财万贯、衣食无忧。的确,众所周知的2/8定律告诉我们,全球80%的财富都掌握在20%的人手里。这20%的富豪可能坐拥千万资产;他们手下可能管理上百上千上万的员工;他们甚至时常出入高端会所、笑谈天下风云,这一切都是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

  工商银行3.58+0.020.56%中国中铁2.56+0.000.00%  然而即便如此,我们也不得不承认,在中国,商人却是最特殊的弱势群体。无论是在日常经营中、官商交往中、甚至是和员工打交道的时候,商人都时常处于弱势。即便殷实如宗庆后也说,民营企业家是弱势群体;成功如马云也说,今天的企业家(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家)也是一个弱势群体。

  不信,就和九哥一起来看看当前中国商人面临的弱势。

  1、社会仇富心理普遍

  早年山西亿万富豪李海仓被杀案,曾在民企富豪间引起极大震撼,社会仇富心理让民营企业家们倍感不安。对此,中国华正(香港)国际交通投资公司董事长阎纯德曾表示,社会上仍有不少人把民营企业家当作资本家,忽视企业家对国家的贡献,对富人有仇视的眼光,使民营企业家感到不安全。"李海仓出事后一周内,我每天都接到很多电话,每天从早上9点到晚上两三点,90%的电话都是关心我的安全问题。"他坦言。

  2013年,茅于轼也强调,中国企业家面临着一个"很不利的"生存环境。他表示,企业家们在过去30多年的改革过程中,为中国老百姓、为国家做了非常重大的贡献。然而"这些贡献并没有为社会和政府所充分理解,相反,不利于企业家生存的状况还继续存在。"究其根本,是因为我们普通存在着仇富心理。"改革以后,我们虽然停止了斗地主、分祖产、斗资本家,但是仇富心理的影子并没有消除掉,这对中国的进步是一个很大的障碍。"

  马云更是直言,"所有人对企业家的看法和企业家对自己的看法、对社会的看法都有很大的偏差,社会普遍认为企业家和商人一定是唯利是图,一切的目的是为了赚钱。企业家对此愤愤不平。今天很多人在说社会上有很多的弱势群体,某种程度上讲,今天的企业家(特别是中国的企业家)也是一个弱势群体。"

  2、日常经营中肩负税收等重担

  虽然我国的各项制度在不断完善,但仍然存在与我国的国情不适应的地方。从现实情况看,税收制度、各种审批制度等压在企业肩上的担子着实不轻。

  2013年9月23日,工信部专门从事中小企业服务工作的直属事业单位——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中心,首次发布全国企业负担调查评价报告。中小企业中心主任秦志辉介绍,“从被调查企业总体来看,毛利率达到了19%,而同时期全国工业企业为14.7%;被调查企业平均利润率只有5.1%,低于全国工业企业的6.66%,这意味着企业可供留存分配和追加投入再生产的资金有限,企业加强内部管理和外部减负依然有较大空间。”秦志辉表示,根据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企业负担相关指标由四个子项组成,包括:三项费用(营业费用、管理费用、财务费用)、员工工资及福利、缴费和税收。

  “从调查结果来看,企业已交税金占营业收入比重为7.8%。74%的企业反映税收负担比较重。”秦志辉说。被调查企业各项缴费支出在主营业务收入中占4.05%,其中,行政事业费支出占比1.26%,政府性基金支出占0.67%,行政许可、审批相关的经营服务性支出占0.83%。

  “其他涉企收费,也就是通常所讲的乱收费,包括行政付款、摊派、培训、赞助、评估、参加各项评比活动缴费等,占到被调查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的1.29%。”秦志辉说。

  3、企业家守法两难

  上一刻,他们可能还声名显赫,手里掌控着巨额资本在商界翻云覆雨,而下一秒,他们便身陷囹圄,失去了自由,与财富名利铁窗相隔。这就是许多企业家可能面临的戏剧人生。

  以原浙江本色集团法人代表吴英为例,2006年4月开始,本色集团突然在东阳横空出世:本色商贸、本色洗业、本色广告、本色酒店、本色电脑网络、本色装饰材料、本色婚庆服务、本色物流……本色系公司一家接一家注册,仅当年8月14日,吴英就一口气注册了3家公司。吴英的本色版图,直至当年10月10日本色控股集团成立(注册资金1亿元)方才组建完毕。

  在吴英被刑拘前,包括媒体在内,几乎无人知道,吴英投在东阳的数亿资金究竟来自何方。直到相关案情公布,吴英的资金往来脉络方才清晰:几乎所有的资金都来自民间高利贷。而已知的银行贷款,只有工商银行东阳支行的一笔1550万元的短期贷款。

  2007年,吴英以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和合同诈骗两个罪名被起诉。2009年法院改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名为集资诈骗案,刑罚上限从10年变为死刑。期间,吴英案因金额巨大和涉民间借贷中罪与非罪的模糊边界而备受关注。一审被判死刑引起广泛争论,后被最高院裁定发回重审。

  4、危险的官商关系

  在中国,官商关系是企业家绕不开的话题。更重要的是,官商关系表面上像一把双刃剑,实际上则是中国企业的死穴,一旦有变就可能即刻土崩瓦解。

  看看曾经作为湖北首富的兰世立,不仅拥有上百亿的资产,而且拥有很高的社会地位。但是,却在2010年4月,被法院以逃避追缴欠税罪判刑4年。旗下的东星航空被破产清算,超百亿的资产也化为乌有。在监狱内,他就举报了时任武汉市常务副市长的袁善腊。出狱后,兰世立说,自己的罪名完全是虚构的,破产也是一个阴谋。而且他说,我一直不认为是东星经营出了问题。只不过要小心避开抢劫的。未来离某些官员要远一点。他继续起诉融众集团的董事长谢小青和武汉市前副市长袁善腊。不过,袁善腊表示自己只是职务行为,要起诉兰世立诬陷。

  既然如此危险,为什么那么多企业家打破头都要跟政府官员搞好关系?道理也很简单,因为官员掌握着太多企业需要的资源,项目、土地、资金甚至人才,不跟他们搞好关系,企业难以做大。

  5、新《劳动合同法》对企业发展不利

  2007年7月,在"2007(第六届)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联想控股有限公司总裁柳传志表示,新《劳动合同法》太注意照顾企业员工的利益,这实际上对企业的发展是不利的。香港大学经济金融学院院长张五常教授则在自己的博客上抛出《新劳动法的困扰》一文,认为新《劳动合同法》的效果可能是"维护懒人",并"有机会把改革得大有看头的经济搞垮了"。

  柳传志当时坦言:"新《劳动合同法》,我们看了以后还是感到紧张的。"在他看来,新《劳动合同法》中关于"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与"用人单位单方解除劳动合同"的补偿问题,给企业的负担太重了。

  依照《劳动合同法》,单位主动解约大都需要对劳动者进行一定经济补偿。企业付给劳动者的经济补偿按其在本单位工作的年限,每满一年支付一个月工资。6个月以上不满一年的,按一年计算;不满6个月的,支付半个月工资,最高年限不超过12年。也就是说,假设按照北京市2014年职工最低工资标准1560元,意味着企业对每名员工每年的解约成本至少增长1560元。

  尽管从2007年6月正式出台至今,鲜见和柳传志一样的企业家或企业界人士发表看法,倒是有几家知名企业在2008年1月1日新《劳动合同法》正式实施前大规模裁员的报道。

  6、企业家的健康问题并不乐观

  2013年9月,创新工场董事长兼CEO李开复微博上称自己已经确认患淋巴癌。动态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家的健康问题并不乐观。

  "中国企业家的健康状况相比2011~2012年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每况愈下。从我们2012~2013年的体检数据来看,中国企业家体检指标异常率超30%者从8项已经上升到10项,其中颈椎异常、血脂异常指标及骨质减少或疏松体检异常率均超五成。" 爱康国宾集团医疗管理部助理总经理张小晋透露。

  "为了获得能够反映企业家健康状况的综合指标,我们对血脂异常、脂肪肝、超重或肥胖、骨质减少或疏松、血压增高、空腹血糖增高、甲状腺异常、血尿酸升高这八项特别值得关注的指标进行汇总性分析。体检指标异常检出率总排序:约85%的企业家检出至少有一项指标异常。"她说。

  而在对这八项指标进行分析后发现,85.2%的企业家被检出至少有一项指标异常,检出至少两项指标异常的为63.2%,至少3项指标异常的为43.3%,有24.7%的人约检出有4项指标异常。

  7、企业家群体普遍心理压力巨大

  30多年来,中国企业家群体被主流经济文化逐渐认同,被赋予"经济脊梁"特性的他们,身边总被"精明强悍"、"春风得意"等众多词藻围绕。然而,不少抽样调查表明,中国企业家群体已成为与心理因素有关的多种疾病的高危人群。近年来,因抑郁症而选择结束生命的企业家和高管更是频频出现。2011年数据显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已有1200多名企业家因为自己摆脱不了的心理障碍走向了自杀身亡的道路。

  2014年1月4日,中国中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中铁")总裁白中仁在家中跳楼自杀,经抢救无效后死亡-其家属随后公布的消息显示,白中仁近来患有抑郁症。"中铁内部绝大多数人都不知道白中仁得了抑郁症,平时也看不出来,大家只是发现白中仁近年憔悴了不少。"中国中铁旗下子公司、中铁隧道集团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梦恕说,白中仁曾表示过"整夜睡不好,心理压力过大"。

  对此,专家分析认为,企业家通常不会向熟悉自己的人诉说自己的烦扰-"这些个苦不能向员工倒,也不能向家人说,只能自己扛",更不会去寻求心理咨询,"要是传出去了,背不住人家觉得咱有精神病"。因此,企业家顶着财富和社会地位等"光环"的同时,自身却存在精神卫生健康的"灯下黑"问题,他们虽然有广泛的交际面,但当面临有情绪障碍时,不会找熟人倾诉,更不认同专业精神保健的作用。

关闭

李小勇律师

在线咨询

159052455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