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方式
李小勇律师
江苏钟山明镜(宿迁)律师事务所
联系方式:15905245578
邮箱:2300549606@qq.com
地址:江苏省宿迁市洪泽湖西路1号国检大厦二楼203室(宿迁海关西侧)

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

来源:江苏李小勇律师网  作者:admin  时间:2012-12-06 09:14:48

  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存在的问题及对策研究

  【内容提要】在机动车数量飞速攀升,机动车交通事故几乎呈逐年成倍增长的今天,机动车事故的处理成为人民法院的主要审判业务工作之一,如何处理和化解好因机动车事故引发的相关纠纷,考验着人民法院和人民法官。机动车事故审理中出现的难点和疑难问题,如何正确理解与处理,需要广大法官在综合认定案件事实的同时,正确理解立法本意及立法思维,以符合社会的发展和化解矛盾纠纷为最终的出发点,以现有法律为基准创新法律思维。笔者以在一线审理案件中发现的疑难问题、争议焦点,笔者观点等思想,试图为国家的立法提供最基础的数据和提供立法的第一手资料及为广大法官审理类似案件提供借鉴。

  【关键词】机动车事故审理  难点问题  法律理解与适用  对策思考与研究

  近年来,随着我国经济的快速发展,物质文化的不断提高,城乡、县距、市距、省距道路状况的不断改善,机动车保有量在全国范围内急剧增加,在方便人们出行,缩短地区之间距离,加强地区之间的沟通交流方面取得长足发展的同时,随之发生的机动车交通事故也呈不断上升态势,大量的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进入法院诉讼程序,人民法院审理此类案件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困难和压力,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的审理出现了一些新情况和新问题,导致审理该类案件存在不能及时开庭、不能及时结案,致使案件调解率低,诉讼结案率降低,使该类交通事故案件当事人的权益得不到及时实现,诱发不稳定因素,对此需要广大法官在审理该类案件适用法律、法规的同时要不断总结,不断完善,让事故双方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能够得到及时的实现及保障。《侵权责任法》的颁布,使相关法律关系得到了明确,但在实际适用上仍然出现了一些新情况与新问题,笔者在基层法院从事审判工作多年,愿将在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中积累的点滴经验及发现的一些难点和问题提出,与大家共勉,以期为国家立法及审理机动车交通事故处理提供一些有借鉴意义的方法及措施。

  一、机动车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逐年增加呈现的特点及原因分析

  1、案件数量呈不断上升态势

  在经济发展和道路建设飞速发展的今天,人民物质文化水平的逐步提高,车辆保有量的大量增加,机动车交通事故更是大量涌现,我国拥有全世界1.9%的汽车,引发的机动车事故却占了全球的15%①,而处理机动车事故的相关部门在认定与处理事故中的相关规定缺乏及认识上的偏差,导致事故纠纷大量涌入法院。仅笔者所在的四川省德阳全市法院系统交通事故案件呈逐年飞速攀升的趋势,2008年993件、2009年1368件、2010年1964件、而仅在2011年1-6月案件就多达1110件,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已成为人民法院审理的侵权案件的主要类型,占全部侵权类案件的75%左右②。

  2、交通事故案件逐年增加的原因分析:

  (1)机动车保有量不断增加;

  随着生活水平逐年提高,人们的生活质量有了较大幅度的改善,购买机动车的家庭是越来越多,事故发生率亦相对提高;

  (2)驾驶员资格取得具有突击性,驾驶员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仍然较差;

  机动车的保有量不断增加,无形中就会增加机动车的驾驶人员,相关的机动车驾驶员培训学校如雨后春笋般增加许多,短训班、速成班等的出现,更加导致驾驶员的水平及质量存在严重问题,驾驶员的技术及遵守交通规则的意识亦不是很强,开“英雄车”、“醉酒车”等现象的层出不穷,甚至发生机动车事故后逃逸及为逃避责任找人顶替或再次碾压伤者等严重违法、违纪行为的发生,增加机动车交通事故发生率。

  (3)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调解职能弱化;

  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作为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的法定处理部门,面对大量出现的机动车事故,在人员配置及事故认定方面,存在一定的困难,案件发生后,依法可通过公安交通管理部门调解的案件,由于面对众多的机动车事故,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在时间、人员、精力方面存在的不足,案件调解的较少,有的基本上没有调解,致使法定的调解功能弱化,致使进入诉讼程序的案件大幅度上升。

  (4)当事人调解履行率差;

  行政调解与人民调解协议司法确认程序衔接机制尚不健全,调解司法确认程序运行机制还不很明显,虽然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相关解释,但由于当事人缺少对人民法院司法确认调解协议效力的认识,从而不申请调解,有的甚至反对调解,何谈确认调解协议程序的启动。致使大量案件进入法院,增加诉讼受案率。

  (5)保险公司理赔程序繁杂,理赔成功率较低;

  事故发生后,被保险人为了减少损失,找到投保的公司理赔,保险公司依其行规及保监会的规定进行理赔时,不能够满足机动车受害人的最低损失赔偿要求,与相关当事人的理解相冲突,且与人民法院判决确定的理赔金额出入较大,大多数当事人不愿意找保险公司理赔,而选择诉讼来满足其诉求,致使自动到保险公司理赔的当事人减少,增加诉讼案件受案率。

  3、涉案诉讼主体众多。

  仅2010年德阳全市法院审理的案件中,被告为二人以上的案件占71%②。原因为责任主体往往牵涉到法定登记车主、实际车主、借用人、承租人、雇佣人和保险公司等,诉讼主体复杂、众多,当事人在起诉时由于无法查清涉案的全部相关当事人致使诉讼时往往漏列主体,人民法院在审理过程中则数次追加必要的诉讼参与人,耽误诉讼时间。

  4、送达难。

  送达难一直是困扰人民法院工作的一大难题,在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中尤为突出,司机与雇主分离,法定车主与实际车主,车辆所有人与其投保的保险公司难于查找、难于确定的现象十分突出,被告主体难于确定,被告住址难找(往往发生在交警部门提供的驾驶员身份证及驾驶证上所记载的住址与当事人的现住址不统一,登记车主的地址也会出现类似的情况),肇事车辆难寻,保险公司难定,送达难的现象十分突出,在机动车交通事故案件中,只要有其中一个被告没有依法送达相关文书,案件都无法按期开庭审理,更不要说对案件实体进行调解或作出判决了。

  5、案件调解率低。

  在机动车交通事故引发的侵权类赔偿案件中,案件的调解率一直不高,在涉案的保险公司介入后,调解率更低。2008年、2009年、2010年及2011年1-6月德阳全市法院调解结案的道路交通案件的比例为30%、32%、35%、33%,远低于民事案件平均调解率②。其主要原因有:

  (1)由于案件赔偿责任主体众多,案件当事人能按照传票传唤的时间如期全部到庭的机率不是很高,致使案件无法进行调解,更不说达成调解协议了;

  (2)由于保险公司参加诉讼,涉及保险公司的整体利益,保险公司基本上都会主张按照其与投保人签订的书面保险合同来主张免责或扣除这样那样的费用,而作为事故受害人的原告均不同意保险公司的意见,而保险公司让步的可能性也很小,致使案件不能调解结案;

  (3)当事人对责任认定、适用的赔偿标准等分歧较大,对于责任的划分更是各持己见,据此理由等拒绝承担赔偿义务,同时,大多数案件双方当事人对误工费、护理费及残疾、死亡赔偿金的标准更是争议特大,致使双方当事人对损失额度难以达成调解的合意;

  (4)机动车受害人的诉讼预期值太高,有许多当事人法律意识不强,对于损失的计算及标准问题常产生误解,尤其是机动车受害人在对农村户口按照城镇标准计算残疾赔偿金与死亡赔偿金问题上期待利益值都很高,机动车的受害人为了自己利益的最大化,在诉讼中都会提供一些如用工合同、租房合同等证据来支持其主张,而作为被告的保险公司、车辆所有人或实际控制人都会对该证据的真实性、合法性提出质疑,致使调解成功率大幅度降低。

  6、鉴定多、数次开庭率高、案件审理周期长。主要原因有:

  (1)机动车交通事故一般会造成人身或车辆等财产的严重受损,有必要进行伤残评定和车辆损失及修理项目等方面的评定,甚至有的案件在诉讼中进行几次鉴定,鉴定时间过长,无形中审理期限被迫延长;

  (2)原告在起诉前自行委托相关机构进行鉴定,在诉讼中,另一方或几方认为鉴定机构、鉴定程序或鉴定人等存在问题而对鉴定结果不认可,申请再次鉴定的情形也在增多;

  (3)由于送达上存在的难处等,无形中也延长了案件的审理期限。

  7、判决与调解中涉及正确适用法律的问题特别突出。

  由于机动车的特殊性,使得确定此类案件的责任主体问题较难。只有分清车辆驾驶人、所有人、实际控制人等之间存在的各种不同关系,才能据以确定如何承担赔偿责任,如酒驾、醉驾、报废车辆买卖等车辆在事故发生后责任的确定。此类案件往往又与刑事案件、劳动争议案件等存在交叉关系,如何处理法律法规却没有明文规定,致使法院在处理时存在认识上的偏差。而机动车投保的保险公司的介入,交强险与商业险的处理问题的出现,使得原本已经复杂的关系变得更为复杂。

  二、道路交通事故案件审理中存在的难点与疑难问题

  1、诉讼主体确定难;

  机动车事故发生后,确定承担责任的主体是重中之重,只有确定了该承担责任的主体的情况下,才能涉及下面的责任认定、责任划分和责任承担等。而在处理机动车事故案件中,事故车辆的数次倒卖,合法车辆买卖主体的确定当然容易,但是报废车辆的买卖的责任主体确定是实践中最困难的一种情形。当事人买卖车辆有书面买卖协议的好确定,无书面买卖协议的责任主体的确定就存在难处。如果一旦确定不准确,就会出现漏列主体,在程序上就违法了,而程序的错误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上级法院对漏列主体的上诉案件,基本上都是发回重审,可见主体的确定的重要性。

  2、多人受伤时交强险的分配额确定难;

  一起机动车交通事故中,在有多名死者、伤者的情况下,就会产生第三者责任强制险限额的分配。在审判实践中,如何分配是每个法官都要面临的问题,如所有的死者继承人、伤者都诉至法院,法官就可以确定具体的全部损失,而按照比例来分配该限额;如有的当事人在事故发生后,即不放弃第三者责任强制险限额的分配主张,在知道人民法院将要分配限额时仍然不起诉或是根本就找不到受害人的联系方式等情况,由于无法确定没有起诉的当事人的具体损失,就没有办法为其确定应当分配及预留的第三者责任强制险份额。在实践中如何操作,没有统一的意见和规定,致使对该类案件不能及时得到处理。

  3、对于医疗费用中是否应当扣除一定比例的自费用药费用及后续治疗费用的确定与处理难;

  在机动车受害人的医疗